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香港免费资料 > 第22期粤剧粤曲大家谈精彩回顾——以粤剧为例:浅谈戏曲的审美特

http://avanzecorp.com/qqlyj/195.html

第22期粤剧粤曲大家谈精彩回顾——以粤剧为例:浅谈戏曲的审美特

时间:2019-08-12 09:23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吴国钦(中山大学中文系传授、博导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)

  有着上千年汗青的戏曲,是中华民族文化瑰宝,人民喜闻乐见的艺术样式,底蕴深挚、特色明显。粤剧从外来剧种演进至今,在岭南地域曾经生根抽芽,远播海外,并保留了戏曲最底子的审美特征和文化内涵,深得公众喜爱。2018年3月10日,广州人文馆举行“粤剧粤曲大师谈”总第22期讲座,中山大学中文系传授、博导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吴国钦传授做了题为“以粤剧为例,揭示戏曲的审美特征及文化内涵”的出色讲座。

  戏曲的审美特征

  吴传授以西洋歌剧《茶花女》和芭蕾舞剧《林黛玉》为引子,阐述各类艺术形式均有其特点,戏曲是一种艺术样式和艺术题材,具有分歧于其他艺术样式的审美特征。

  一、戏曲的适意性

  粤剧是中国处所戏曲里一个很是有影响力的大剧种,其最主要的审美特征是适意性。审,是审查。审美就是对艺术品进行批评、评论,赏识、领略它的美。戏曲的审美特征,适意是舶来词汇。戏曲或者粤剧在表示糊口时凡是采用适意的艺术手法。好比舞台上的小生时常持一把扇子,这把扇子并不是为了防热,而是表示小生儒雅的风度。在评论、赏识戏曲时,我们需要比力、领会它的艺术特点。戏曲舞台表演往往与糊口拉开距离,而这恰是戏剧最底子的审美特征。

  二、戏曲的意味性

  舞台上的戏剧情景具有意味意义。在戏曲中,生老病死、喜怒哀乐、衣食住行均采用意味手法。好比戏曲人物在舞台上“死”后,随后就跑下后台,观众不会去算计这个“死”了的人怎样会跑进去。潮剧有一个很出格的表示死的程式:这小我死了,他跑到舞台上的角落跳三下,就表白这小我死了,能够进入后台去。粤剧有一个戏叫《宋江杀惜》(《宋江怒杀阎婆惜》),这个剧很多剧种都有移植表演,京剧叫《乌龙院》。戏一开场,宋江坐在右边,脚伸往右边,阎婆惜坐在左边,脚伸向左边,两小我坐的位置相反,则暗示宋江和阎婆惜闹别扭。舞台上的一套桌椅,意味宋江和阎婆惜所睡的大床。若是演的是《草船借箭》,则是诸葛亮和鲁肃各坐一边,暗示他们坐在一条划子上,批示在气候大雾时如何向曹营借箭。戏曲情景将跟着剧情的成长而发生分歧的变化。跟着探子进来报“此刻离曹营大要曾经有几多里了”,观众脑海里就会呈现戏剧情景到了什么程度,以及划子驶到什么处所的气象。

  戏曲舞台上的婴儿、牛、马等脚色也不会真的上场,全凭观众想象。吴传授详述了京剧《时迁偷鸡》中意味性的表演手法。剧中,时迁拿出来一个托盘,这个托盘上是一团报纸,这个报纸揉成一团,预备吃鸡时,用一盏火油灯把报纸点燃后,张大口把燃烧的报纸放进口里,报纸随即熄灭,待演员张启齿便有一股烟冒出来。《时迁偷鸡》现实上表演杂技、杂耍,它的情景是意味性的。可见,中国戏曲的创作手法接收了杂技、杂耍、雕塑等多种艺术样式。

  三、戏曲的虚拟性

  戏曲中,虚拟与适意、意味是相联系关系的。舞台上,三步、五步代表几十里路,几个“龙套”代表千军万马,人物在舞台上走一个圆场,就到了目标地,走圆场就是以虚拟的舞步代表要去哪里。

  一次,乾隆皇帝要看《长生殿》的表演,当演到“天高云淡(闲),列漫空数行新燕”时,演员由于皇帝在观众席而不敢昂首,连换了两名演员都是垂头演,乾隆大怒。无可何如,班主只好亲身上台,终究通过甚、手、眼的动作表演了“天高云淡,列漫空数行新燕”的意境,最终获得乾隆皇帝的承认。

  吴传授利用中西方戏剧比力的手法,申明外国戏剧与中国戏曲的实在性与虚拟性。在外国戏剧中,凡是感官刺激强烈的工具,如强奸、凶杀,会表演得很是实在。中国的戏曲则不是,凡是感官刺激强烈的内容都移到幕后,或以虚拟、陈列来取代。

  吴传授特地讲到了“陈列”。对于剧情的铺排,戏曲编剧有本人的“陈列”。这种手法在古代戏曲中使用比力多,此刻的戏曲“陈列”使用得比力少。在保守戏曲中,凡是会有自报家门的设想,脚色出台当前引见本人。吴传授以话剧《雷雨》为例,申明戏剧第一幕是整个脚本创作中最难写的部门。戏剧第一幕要引见和理清人物关系,并要让观众感觉有戏可看,可以或许看下去。在保守戏曲中,就表现出这一点。好比《窦娥冤》,一出场,蔡婆婆已对剧中人物关系作了引见,这就是戏曲编剧的“陈列”。

  四、戏曲的抒情性

  戏曲是一种抒情的艺术。过去,因受各类理论的影响,戏曲的抒情性没有获得很好的强调。现代话剧受西方话剧的影响,亚里斯多德认为,动作是戏剧里的生物,因而他的理论里面强调情节,到了黑格尔有了进一步的成长,强调个性,因而,无论西方戏剧和中国话剧,均强调情节性与人物的个性化。吴传授认为,中国戏曲是一种抒情的艺术,不少评论家以西方戏剧理论来要求中国戏剧,这是不得当的。吴传授暗示,京剧典范剧目《贵妃醉酒》,以及很多保守剧目,谈不上情节和个性,可是却能成为典范,端赖表演来支持。再好比,戏曲中表演夫妻观灯的情节,元宵节夫妻两小我去看灯,一个多小时满是看热闹的戏,观众通过赏识唱词以及热闹、欢喜、喜剧洋洋的氛围,获得享受与愉悦。因而,赏识中国戏曲,最主要的仍是要看他抒什么情,如何抒情。

  吴国钦传授在读研究生时,曾领导师王季思先生提问:“您感觉话剧和戏曲有何分歧?”先生说:“你看戏曲能够到剧场外面抽根烟,然后再进来,还能跟的上。若是你看话剧就不可了,看《雷雨》时你去抽根烟回来,情节都不晓得成长到什么程度。”中国保守戏曲编剧的套路是:以唱词抒情,以说白交接情节。戏曲唱词很是漂亮、音乐很是丰硕,唱词比说白更主要,这是戏曲的一个特点。

  中山大学出名传授陈寅恪,但凡广州京剧团到中山大学表演(每个学期至多演一场,一个学年大要有三、四场),老先生于开演前三分钟在助手的扶持下来看戏。每当他来看戏时,全场肃静地看他从后面一路走到最前面,其时,陈寅恪老先生已双目失明,他是来听戏的。所以戏曲(赏识)是全方位的,各取所需,戏曲的阴阳、脾气都能使分歧需求的观众感遭到审美的乐趣。

  读者当真听讲

  吴传授在讲课

  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,粤剧剧目《柳毅传书》由罗家宝、林小群表演。其时吴传授仍是中文系的学生,还不会讲广州话,在现场很受传染,不单台上的戏演得很是好,并且台下的观众也很是投入。当台上唱到[柳摇金]时,台下几乎唱成一片,吴传授惊讶于这个戏如斯深得观众喜爱。后来看了唐人传奇《柳毅传》、元代《柳毅传书》后,才大白这个戏的脚本本身供给了很是好的根本。中国保守戏曲题材几乎都是写年轻的读书人最初考上科举的故事,而粤剧《柳毅传书》则很是出格,写一个没有考上科举的年轻人若何获得一段完竣的恋爱。而获得恋爱又考科举、中状元这些保守戏曲的俗套全都没有,因而深得观众喜爱。

  吴传授以剧中细节阐述《柳毅传书》脚本写得出色之处,并以《荆钗记》、《琵琶记》、《西厢记》、《牡丹亭》等为例,申明柳毅是中国戏曲舞台上很是罕见的、描绘活泼的人物,又奖饰分歧期间的粤剧演员罗家宝、林小群、曾小敏在剧中的表演很是出彩。

  吴传授谈到话剧和戏曲的差别时暗示,戏曲是抒情的,戏曲的最高追求是美,而话剧的最高追求是真。因而,我们不克不及以话剧的尺度来要求戏曲。

  20世纪80年代初,有一次地方戏剧学院的副院长丁杨忠传授,按照中德文化协定,到德国看戏一个月。其时丁杨忠传授从德国归国时路子广州,曾为广东戏剧界召开一次座谈会。谈到德国看50多场戏的印象,丁杨忠传授以“实则很实,虚则很虚”来归纳综合。对于西方话剧中“实则很实”的特点,丁传授说德国的戏剧以至能够在舞台上表演夫妻性糊口,并在合同上与演员作相关协定,以此申明德国的话剧很是其实。此外,其时西方话剧舞台机械化、电气化程度惊人,布景道具很是先辈,也很是其实,其时的舞台布景曾经实现主动化。

  “虚则很虚”,丁传授以一场戏作为例子。有一场戏,揭幕后半个小时,台上白叟一直没有一句台词,就在舞台上挪动转移椅子,不合错误劲再反复挪动转移,半个小时后戏剧落幕。西方戏剧中有些工具很昏黄,观众能够想象成什么工具即是什么工具。后来他就从这戏中揣摩出一个事理:糊口是不完满的,椅子无论怎样摆都是没有完满的成果。当然能否准确也无从考据了。

  西方的话剧,包罗中国保守话剧追求真,由于受亚里士多德和黑格尔理论的影响。中国戏曲历来追求美,其审美是分析性的、全方位的。西方有一句名言,“当你走出剧场的时候,你会变得高贵一些”。西方话剧特别是悲剧,用眼泪来净化人们的魂灵。可是戏曲倒是,当你走出剧场当前,你会变得愉悦一些,这就是中国的戏曲带给人们以美、以乐的艺术结果。

  五、戏曲的节拍感

  戏曲擅长以歌舞演故事。歌舞是一种脸色艺术,是一种节拍感很是强的艺术,这种节拍感能够说无时不在。若是一个剧目标次要演员生病,是不克不及随便找一个未经锻炼的人上场顶替的,由于戏曲锣鼓一响,如何迈步、迈左腿仍是右腿,均有讲究。因而,戏曲的节拍感很强,而且有一套固定的程式。过去,曾有人攻讦过粤剧表演艺术大师马师曾走台步很是自在,不是很规范,可是吴国钦传授并不认同这种说法。他以马师曾先生表演《搜书院》之“步月抒怀”为例,活泼地阐述了作为一位大师,马师曾先生的唱和说白都表现着很是强烈的节拍感。

  《搜书院》之“步月抒怀”选段

  谢宝:一轮明月照海南。

  黄伯:教员莫非多饮几杯花了眼,刚过重阳只得半边月,何故说,一轮明月照海南?

  谢宝:你看见的是半边明月。

  黄伯:我看见的也是半边明月。

  谢宝:本来是半边明月。你看见半边明月,我也看见半边明月,合起来岂不是一轮明月了么。

  黄伯:教员宏儒硕学,无所不知,赞你诸子百家,天文地舆,无所不识。

  谢宝:我有所不晓。

  黄伯:教员你还有何不晓?

  谢宝:我一不晓恭维谄媚、二不晓倒置长短,三不晓伤天害理。

  这段戏很典范,表现了节拍感在中国戏曲中的主要性。由于中国戏剧是脸色艺术,而脸色艺术是讲节拍的。因而,齐如山先生讲戏曲,叫做“有声必歌、无动不舞”。

  读者当真做笔记

  戏曲的文化内涵

  一、戏曲的时代印记

  戏曲的文化底蕴,深深的烙印在中国人的精力、道德风貌及价值取向中,有着很是明显的时代印记,粤剧也是如许。

  纵观粤剧史,辛亥革命期间前后,粤剧界曾呈现 “志士班”, “志士班”无论编剧、演员均为爱国志士,其时排练了好几个否决袁世凯称帝的戏剧。到了20世纪30-40年代,马师曾先生又排练了《还我汉山河》等戏,充实表白粤剧为时代办事的特征,由此可见粤剧的时代印记很是较着。

  其次,从戏曲的角度来讲,在舞台上半脚走圆场、走碎步,今天看起来出格都雅,可是碎步却深深地刻着封建社会的时代印记。封建社会要求妇女恪守的各类规范多不堪数,此中一条是规范日常糊口,叫做“行不动裙,笑不露齿”,因而戏曲舞台上的半脚碎步就来历于封建道德“行不动裙”的要求。我们此刻有一些舞台上的动作,表示的是前人的糊口,好比说强盗要入屋来盗窃,拿一把刀插进门缝里,左敲右敲把门闩破开,然后排闼进去。古代的门是木门,用木闩拴起来,此刻城市利用主动门锁,一关就上锁了,所以拿一把刀来撬门,现代观众不容易看懂。当今舞台上戏曲的程式,大都是表示古代的糊口,反映着明显的时代印记。在戏曲舞台上,很多现代糊口还没有被提炼为程式。好比玩弄手机、开电脑,坐公交车、飞机、坐动车等日常糊口,还没能创作出很是美,且大师都能接管的现代戏曲程式。现代程式不容易缔造!成长了上千年的古代戏曲才缔造了那些表示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、喜怒哀乐的各类各样的程式。由此可见,戏曲反映的时代性出格较着。

  现场济济一堂

  二、戏曲的道德评判

  道德评判几乎贯穿在古代的典范剧目里面。古代中国是一个伦理社会,有人开打趣说,若是用象来做一个标题问题,德国人写象的哲学,法国人写象的恋人,俄国人写象的力量、势力,中国人写象的伦理、道德。中国的封建社会是道德伦理社会,渗入到各个范畴中去,在戏曲中也表现出的这种道德评判。好比戏曲《清风亭》。《清风亭》写的是,一对磨豆腐为生的老汉妇捡了一个弃婴,养子功成名就却不认老父母,这对老汉妻就撞死在清风亭。戏不成能演到这里就遏制。王国维讲:“吾国人之精力,此乐天也。”戏曲都要从命于如许的精力,因而都是“始于悲者终究欢,始于离者终究合,始于困者终究亨。”我们的戏曲无论怎样盘曲城市回归欢、回归合。像《琵琶记》、《白兔记》等等,都是好人有好报的故事模式。《清风亭》中的逆子就被雷劈死,遭到报应了。老戏有时具有震动的力量,由于有道德伦理灌输此中。这个道德有好也有欠好的,好比《秦雪梅》,它就宣扬一种从一而终的残酷的封建道德。可见,戏曲也表现着民族性格和民族精力。

  三、粤剧的三大劣势

  1956年夏衍在广州提出粤剧有三大劣势,被粤剧界广为接管:

  (一)根柢厚

  在编剧方面,唐涤生一辈子写了440个粤剧作品,此刻粤剧《帝女花》曾经成为世界性的戏曲剧目,广州、北美的粤剧团都演。秦中英终身写了200多个粤剧作品,这些粤剧编剧的脚本堆集很是丰厚。在门户方面讲,薛觉先有“薛派”,马师曾有“马派”,红线女有“红派”,还有新马师曾的唱段也很是有特点。在门户这方面,有些剧种是没法子比力的,好比潮剧没有门户。可见,粤剧编剧的根柢很厚,门户也很是齐备。

  (二)音乐很是棒

  粤剧不单有梆黄,并且吸收了昆曲、弋阳腔的利益。粤剧音乐中还融入了牌子、小曲,以及民间的说唱,好比南音、白榄、木鱼等等。粤剧音乐很是丰硕,伴吹打器还有色士风、小提琴等。

  (三)吸纳性很强

  粤剧史上有一个戏叫《白金龙》,这个粤剧就是按照美国片子改编而来,申明粤剧的吸纳性很是强。夏衍先生讲到粤剧有一个劣势,就是行当越来越少。以前有十个行当,后来变成六个台柱,此刻号称四大行当。20世纪60年代初,粤剧丑角文觉非、陆云飞主演的《三件宝》《拉郎配》在观众中广为传唱,街知巷闻。可是此刻,这类戏已很少出此刻舞台上,或者虽有但已不成气侯。此刻我们粤剧次要以生、旦为主,其他行当不敷齐备。

  吴传授弥补,粤剧还有一个利益,就长短常接地气。粤剧很是通俗、风行,人们对粤剧界大佬倌耳熟能详,唱段又很是白话化,仿佛日常平凡讲话一样,很是亲热。吴传授认为,在粤剧舞台上,应把书面语与换成糊口化的白话,结果就纷歧样。

  从通俗方面来讲,以前粤剧有一些太俗的戏,好比守财奴吃鸡、周瑜吐血等特技、剧目有待商榷,还有一些胡编乱造的戏更不值得倡导。因而,吴传授说,粤剧是有通俗的一面,可是不要把它变成粗俗。

  四、粤剧东方的神韵

  戏曲的艺术气概,就是一种东方人的艺术,是典型的,宛转的。就如唐诗宋词写古代的恋爱没有一个爱字,可是爱得很深厚。我们的戏曲就属于这一种典型的东方艺术。

  2018年,广州藏书楼“粤剧粤曲大师谈”将继续与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广州青年剧评团合作,全年共举办四期讲座,每季一期。继续环绕粤剧粤曲及其它岭南地域处所戏曲等研究范畴,与泛博读者配合分享。接待大师积极参与,详情请关心广州人文馆微信公家号。

  吴国钦传授生于1938年,汕头人,中山大学中文系传授、博导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1961年中山大学中文系本科结业后,在王季思传授门下攻读中国戏曲史研究生,1965年研究生结业后留校任教至退休。次要著作有《中国戏曲史漫画》《西厢记艺术谈》《关汉卿全集校注》《论中国戏曲及其他》,与他人合作有《古曲观止》《元杂剧研究》,参与王季思主编项目《中国戏曲选》《全元戏曲》《元杂剧选》的编注等。有《潮剧溯源》等论文数十篇。

  延长阅读保举

  西厢记艺术谈

  义务者:吴国钦著

  出书社:广东人民出书社

  馆藏地址:广州人文馆•刘逸生刘斯奋藏书

  上一条:羊城私塾第501期:“一带一路”扶植中的跨文化交换

  下一条:青少年IT成长之路系列公开课“趣味APP制造——可可翻译官